>> 史海阅卷
把一腔热血洒在抗日战场上
发布时间:2017-06-29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来源:中国档案资讯网    作者:陈胜利 口 述 刘艳茹 整 理

陈胜利,19228月出生,河北唐县人。19381月参加八路军,1944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时期,参加过地雷战、地道战,以及百团大战、黄土岭战役、北罗战役等。曾先后任战士、班长、文书、文化教员、政治指导员等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文化教员、政治指导员、副政治教导员等职。1963年转业到唐县,后抽调至北京石景山区区委会工作,198212月从区百货公司离休。

 

逛大集 遭遇日本鬼子轰炸

 

    19228月,我出生在河北省望都县东高昌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

 

    1937年农历八月十四日这一天,村里人都相约着去镇上逛大集,我也约了表兄一起前去。大集上人很多,有买有卖,和平常一样热闹。突然,头上传来轰鸣声,我抬头看到了日本鬼子的轰炸机,还没等大集上的人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轰炸就开始了。炸弹一颗一颗地落下来炸到地上,一炸一个坑,掀起的石头、土块连同弹片向四周猛烈地飞溅着。不料,一颗炸弹落在离我和表兄不远的地方,我被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扑倒在地上,石头和土块打得我全身生疼。

 

    等到烟尘渐渐散去,我抬起头一看,刚才还平安无事的大集已乱成一片,哭声、喊声、叫声不绝于耳。表兄比我镇定,他站起来拉着我就向没有烟尘的地方跑。周围的轰炸仍在继续,弹片乱飞,火光冲天,到处是弹坑,到处是死尸和断肢,安宁祥和的大集一下子变成了人间地狱。轰炸持续了很久,直到敌机的轰鸣声渐渐远去。大集上一片狼藉,战争的突然来临,让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像待宰的羔羊一样无助而恐惧。

 

    第二天天刚亮,日本鬼子就包围了我们村。村长听了几个汉奸的话,派出几名村代表,手举小白旗来到村口,但还没等他们说话,日本鬼子就用刺刀把他们挑死了。被挑死的有我的表弟拴柱,有进胜、道静两个和尚,还有一个普通的村民。接着,日本鬼子端着刺刀冲进村里,见门就踹,见东西就抢,见房子就烧,见到妇女就强奸,而我的一个姑姑就在那一天被日本鬼子强奸了。

 

16 我参加了八路军

 

    193711月的一天,我们村里开进了一支队伍,他们都穿着土黄色的粗布军服,胳膊上戴着臂章,上面写着“八路”两个字。老百姓看到兵,害怕得家家关门闭户。但这支队伍对老百姓秋毫无犯,他们在村头驻扎下来后,就进村宣传:“老乡们,别怕,我们是八路军,我们是打日本鬼子、保护老百姓的队伍。”后来,我们才知道这是贺龙率领的队伍。

 

    当时,村里很多年轻人都报名参了军,我也报了名。其实,我参军时并不懂什么主义,只知道战火已经烧到了家门口;只知道敌人的刺刀已经抵在了我们的胸膛上。我想,一定要参军,我要把一腔热血洒在保家卫国的战场上。

 

    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年是19381月,参加八路军时我只有16岁。

 

平原上 我们与敌人展开游击战

 

    当年八路军的武器装备很简陋,我刚参军时没有枪,部队发给我一柄刺刀,刺刀是家常铁打的,还发给我几枚手榴弹。当时,日本鬼子已占据了县城,他们有飞机、大炮、机枪、手枪,武器精良,刺刀都是精铁铸造的。如果硬拼,我们肯定会吃亏。于是,我们就与日本鬼子展开了游击战。

 

    不久,毛泽东发表了《论持久战》,它为我们打开了思路,我们的战斗开始打得主动而灵活:敌进我就退,敌疲我就打,搞得鬼子摸不着头脑。我们还坚持打夜战,打近战。鬼子不是有飞机吗?我们不跟他们玩儿,白天我们休息,到了晚上,我们再去打鬼子,这样,他们的飞机就用不上了。鬼子的枪炮不是厉害吗?我们就跟他们打近战,拼刺刀,这样,他们的大炮也就失去了作用。

 

    后来,我们还因地制宜,和村民联手一起同日本鬼子展开了地雷战、地道战。我们与村民一起挖地道,挖出的地道户户相连,村村相通。地道口都设在日本鬼子想也想不到的地方,如猪圈、磨盘、马棚等处。我们挖的地道即能作战,还能防御、排水、放烟,功能很全。

 

    我们用的地雷有铁雷和石雷。铁雷是在一个打铁厂造出来的,石雷是在我们上山采的石头里面放上炸药制成的。我们制造出来的地雷在大道上埋、小道上埋,布满大街小巷,埋到鬼子想不到的地方,每次都炸得前来“扫荡”的鬼子们晕头转向。

 

    我们还和村民一起挖战壕、布陷阱。陷阱一般布在村口,并且布得很迷惑人。我们挖的陷阱很深很宽,相当于整个村路的宽度,下面插着钉子,上面盖着土。每次鬼子进村,都会吃陷阱的亏。屡屡受挫后,他们天黑都不敢出来了。不久,我因为作战勇敢,被提拔为游击班班长。

 

    19411月的一天,天还没亮,300多个日本鬼子包围了我们驻扎的村庄,我们与鬼子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我们游击队虽然一开始就占据了有利地形,打仗勇猛,但因为我们的武器简陋,鬼子的炮火又猛烈,我们不得不撤到地道里。

 

    当时刚下过一场大雪,地道烟道口的雪先化了,很显眼,狡猾的鬼子觉得奇怪,就在雪化的地方挖了几锹,地道口就暴露出来。鬼子先是往地道里灌水,水没到膝盖,但很快又顺着排水道排走了。鬼子又顺着地道口往下挖。听到“咚咚咚”的开挖声,地道里的我们将唯一的一挺机枪埋好,准备跟鬼子拼命。当时,我们的子弹已经压上了枪膛,手榴弹的拴也挂在了小手指上,准备随时与敌人开火。当地道被小鬼子挖开一条缝时,一名战友瞄准洞口就是一枪,鬼子被吓得乱成一团,我们乘机迅速钻出地道,往外猛冲猛打。这时,我们的骑兵连也赶来支援,里外夹击,当时就打死鬼子30多人。天黑后,鬼子们不敢恋战,灰溜溜地撤退了。

 

秋收前 我们打响粮食保卫战

 

    19425月,华北平原上是一片片金黄的麦浪,一派丰收的景象,成熟的麦子让鬼子们眼红。鬼子抢粮,我们就护粮。我参加过两次保卫粮食的激烈战斗。

 

    第一次是19425月,八路军来到北罗镇村帮助群众做麦收前的准备工作。一天傍晚,我们执行任务回来,巧遇一队鬼子和伪军来村里抢粮,我们果断决定埋伏在村口的几间破土屋里,阻击鬼子。鬼子从远到近,渐渐地进入了射程,我们一时子弹齐发,一下子撂倒了前面的几个伪军,后来,鬼子成扇面形包围过来。天渐渐黑下来后,我和几位同志借着月光从土房中跑出来,绕出了鬼子的包围圈。但另一间土房中的同志却被困住了,我们就绕到了鬼子身后,投了几枚手榴弹,又撂倒了几个鬼子。突然,一片弹片飞溅到我的左胯上,顿时热乎乎的鲜血顺着腿流了下来,旁边战友看见后,赶紧掩护着把我背到了对面的土房里。激烈的枪声,惊动了驻扎在村里的大部队,他们赶到后打退了日本鬼子。

 

    第二次是1942年的秋收前,部队得到消息,鬼子要到唐县城南抢粮食。部队领导调动了县大队、团一支队、团二支队共300多人,夜行军来到鬼子途经的地方设了埋伏圈。天亮后,200多个鬼子和伪军进入了我们的埋伏圈。激战中,我们打死伪军80余人,活捉17人。战斗快要结束时,我们后面突然上来一大批日本鬼子,逃跑的伪军这时也回过头来,此时我们前后受敌,只能突围。突围时,部队被打散了,我一个人拼命地跑,跑着跑着,发现路旁边有一个土坑,我就跳了进去,用旁边的草把坑口遮掩起来。不久,鬼子向坑口这边追过来,但没有发现我。等了很久,我正想出去时,突然听到一阵喝骂声,紧接着一队鬼子压着8名战士从我旁边走过。我亲眼看到,鬼子们用铁丝将8名战士的手掌穿起来,血一滴滴向地上淌。第二天,我的这8名战友被鬼子压着在县城游街示众,最后被杀害了。我们谁也想象不到,铁丝穿过手掌的疼痛,因为我们没有经历过。还有很多的疼痛我们想象不到,还有很多的牺牲我们没有见到,还有很多英雄的名字已沉入岁月的长河,我们无处找寻。那8名战士牺牲的情景我至今难忘。

 

    在抗日战争期间,有无数中国同胞惨死在日本鬼子手里,我也有4名亲人惨死在日本鬼子手里。我们不能忘记那段历史。

备案序号:吉ICP备11000939号 请使用1024×768分辩率 IE5.0以上浏览器浏览本页 技术支持:吉林市英诚科技有限公司 

 
丰满区档案局(馆)主办  地址:吉林市吉林大街76号 查档电话:0432-64661731 邮编:13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