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史海阅卷
故宫文物的赴苏之旅
发布时间:2017-05-12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来源:中国档案资讯网          作者:特邀撰稿人 刘楠楠

 

19394月,正值抗战时期,为使苏联民众了解中国“艺术精神及抗战情绪”,中国政府与苏联对外文化协会达成协议,决定在莫斯科举行“中国艺术展览会”,并委托国立中央研究院、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等征集中国古今历代艺术作品。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自接到国民政府行政院关于赴苏展览的指示后,即开始着手筹备,“在贵州安顺县华严洞保存文物中选得唐、宋、元、明、清绘画及织绣五十件、古玉器四十件、铜器十件,即用前赴英伦艺展会之箱装置两箱,一面编制目录以资考察”,并派员工励乃骥、傅振伦负责押运。7月上旬,国立中央研究院也将两箱参展文物置备妥当,并请励、傅二员沿途协助照料。7月下旬,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与国立中央研究院参展文物自重庆启程;8月文物专车抵达兰州,内载文物4箱及附运的征集品9箱;916日,苏联派飞机接运,于次日飞抵阿拉木图市;24日,所有文物抵达莫斯科,交由苏联东方文化博物馆暂代保管。这批展品共1900,其中有不少稀世珍品,如河南安阳殷墟出土的甲骨,明代画家仇英所绘《上林赋》,陈枚等人临摹清院本《清明上河图》等。参展期间文物的保护及维护,经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理事会议决,请邵力子理事负责照管。

 

“中国艺术展览会”于194012日开幕,会场设于苏联东方文化博物馆。一进会场,即可看到我国抗战照片挂满墙壁。陈列大厅有6个,每个厅内又再分数间,文物陈列依照时代顺序,古代艺术作品为先,抗战绘画及其他工艺品陈于其后。民俗工艺品则陈列于楼上的民俗厅,分为日用、装饰、宗教、抗战四类。陈列厅内装有温度、湿度表,以监测室内湿度、温度。展览开幕当日,应邀出席观礼的苏联党政军要员、士绅名流、各国外交人员、文艺界及民众团体代表有近3000人。次日起,展览会对外开放,每周6天,时间为每日中午12时至下午19时。展出获得了苏联人民的极大欢迎,平均每天有500余人次观看展览,“星期日倍之”,不到一个月,前往参观人数已达2.5万余人次。当地重要媒体,如《真理报》《消息报》等,都刊登了有关这次“艺展”的消息。苏联艺术家对中国绘画尤为推崇,认为中国画“世上无与伦比”。有鉴于此,苏联对外文化协会请求将艺术展览会延期,移至列宁格勒(现圣彼得堡)继续展览,“以飨彼方爱慕中国文化与研究艺术者之愿望”。而在此前,中国政府已电令驻苏联大使馆,在莫斯科展出结束后,即刻将展品运回国内,而此时,这批展品已被运到列宁格勒国立赫米塔基博物馆(即冬宫)展出了。受当时形势所迫,国民政府行政院最终指令,准许文物继续在列宁格勒展览,并由中国驻苏大使邵力子与苏方商洽,“限期以七月底为度”,同时建议提前关闭展览,尽快将展品运回中国,如有必要,将派出特命全权代表前来负责接收事宜。

 

苏德战起 展览中断

 

    1941622日凌晨,德国进攻苏联,苏德战争爆发,“中国艺术展览会”被迫中断。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的负责人非常担心留苏艺术品安全,“未知运往展览物品已否预有准备移离险地,且此次苏德扩兵蓄势已久,将来战争必极激烈,展品若留置,殊为可虑”。1900件中国艺术品深陷列宁格勒,引起国内各方关注。

 

    630日,中国驻苏大使馆照会苏联人民委员会外交事务部,请求采取措施,妥善保护我国借展文物。驻苏大使邵力子两次与苏联对外文化协会洽商,请苏方务必保证文物安全,并催询中苏双方尽早确定将文物运回中国的具体办法。因当时我国也处于战乱之中,若不制订一个完整周详的计划,而贸然将文物运回国,必无法保证其安全。此时,苏联最高艺术委员会委员长赫拉姆钦柯已亲赴列宁格勒办理保护文物事宜,苏联人民委员会下令中国文物要与国立赫米塔基博物馆所藏文物同样重视,并已采取必要措施妥为保护,但对于立即将这批文物运回中国,苏联方面认为现在颇具困难且危险,“暂不宜轻动,以妥善保管为宜”。对于邵力子所虑及苏方所述,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表示认同,认为此时若强行派员前往苏联接收运展文物,“殊非妥善,尤恐发生阻折,转滋窒碍”。

 

    然而,这批艺术品身在异国,终非长久之计。7月中旬,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通过国民政府外交部部长郭泰祺、中国驻苏大使馆及苏联驻华大使潘友新多方接洽,商讨妥善安置办法或速运归国方案,所得结果均为中国艺术展品存于安全地方,请中方无须担忧。为让这批艺术品早日归国,邵力子积极奔走。8月底,他密电孔祥熙,详细汇报与苏联外交部及对外文化协会就艺术品运回国或安全保存的交涉情况。苏联对外文化协会也将最高艺术委员会复函面呈邵力子,称这批展品没在列宁格勒,而是在其以外的某地,但绝对安全,至于具体存放地点,为保密起见,暂时不予透露。事已至此,虽已过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理事会所限定的最后期限,理事会也只能呈请国民政府行政院及中国驻苏大使馆加紧交涉。1941930日,邵力子照会苏联外交部,请苏方尽力设法,速运中国艺术品回国,并提出要求:一、中国政府要求派专机尽快平安地将展品送至兰州,这与军事行动无涉,属于苏德战争开始前遗留下来的问题,是中国国内需要这批展品;二、中国政府首先要求启运的,是由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和国立中央研究院提供的那批展品,而后才是其他展品。该照会态度虽然友好,但索回展品的立场却很坚定。

194110月,德军大举进攻莫斯科,形势极为严峻。1011,苏联代表理法诺夫函告中国使馆参赞刘泽荣,称尽管由于战争在运输上有巨大困难,但苏联方面还是认真考虑了中国政府启运这批艺术展品回国的要求,中国方面可派出代表与苏联对外文化协会及艺术事务委员会接洽,办理接收手续并处理与启运相关的各种技术问题。苏联方面还透露,这批展品存放在斯维尔德洛夫斯克(今叶卡捷琳堡)。至此,中国赴苏联展览艺术品留苏已两年有余。

 

    接到苏方通知的当天,刘泽荣便与苏联对外文化协会副主席佐托夫举行首次会谈,建议用火车将这批展品运到阿拉木图,再用飞机运回中国。1026日,国民政府行政院就交涉艺术品运输回国之事致电邵力子,鉴于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对古物负有保管重责,坚请运回,先择故宫及中央研究院古物商由苏方特派专机飞运兰州,至其他近代文物不妨暂缓,以免运输上给予友邦困难”。邵力子建议,“以古物从存放地点到阿拉木图既通火车,可不坚持用飞机装运,惟从阿拉木图到兰州则非用飞机不可”。11月,佐托夫约见刘泽荣,告知铁路运输有困难,请求延缓启运。

 

    194213,刘泽荣再次催促苏方启运。210日,在私人交谈中,佐托夫向刘泽荣表示,启运的所有工作已就绪。中方随即组织国民政府外交部、交通部人员将一切应办事务筹备妥当,由交通部包定中苏航空公司专机以备不时之需。万事俱备,只待苏方交通工具安排妥当即可启运。48日,刘泽荣电告佐托夫,说中方一架飞机已在苏联境内,可接运展品回国,但苏联方面称阿拉木图飞机场雪融积水,飞机无法起降。29日苏方又表示,因战局吃紧,运输忙迫,无法即拨飞机。经邵力子及中国驻苏大使馆与苏方多次商榷,513日,苏联外交部终于告知中方,“已决定拨车装运至阿拉木图,俟决定装运日期即正式奉告”。国民政府行政院会同交通部及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迅速制定《飞运古物办法》,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理事会特派励乃骥随行押运并负责文物的装机、换机工作;6月下旬,中国参加苏联“中国艺术展览会”的借展文物终于运抵阿拉木图。8月中旬,这批展品在阿拉木图交接完毕。这批展品91日装机起运,经迪化(现乌鲁木齐)、兰州;8日安抵重庆,随即护送回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驻渝总办事处暂存;23日,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理事王世杰、张道藩、罗家伦及院长马衡在该院重庆办事处开箱,逐件点验无误,并在回国文物清册签名,以资征信。中国赴苏联参展艺术品一事至此尘埃落定。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755 总第3062 第二版

备案序号:吉ICP备11000939号 请使用1024×768分辩率 IE5.0以上浏览器浏览本页 技术支持:吉林市英诚科技有限公司 

 
丰满区档案局(馆)主办  地址:吉林市吉林大街76号 查档电话:0432-64661731 邮编:132013